弃子

问君能有几多愁

一位流体力学教授的亲笔,也是我的舅舅。
膜w

评论